上学的早晨

作者:酸果 来源: 楚汉文学屋网cu-expo.com 时间: 2018-10-31 阅读: 次
上学的早晨

  启明星还没回家,月亮还在打旽,薄雾也还未散去,早起的鸟儿却已在歌唱,为了赶路去五里外的学校上早自习,我便早早的起床了。一家人还住在老房子里,妈妈要比我更早的起来准备早饭和我带去学校的菜。家里没有多余的屋子,从小我就和阿嬷住,她总是站在木做的阳台上看着远处的田舍和山峦。

  袅袅的炊烟在瓦房顶飘散,阿嬷瞄了眼说:“今天又是个好天”,我总是问她为什么,她告诉我,烟是直的,天是蓝的,无云,说明今天没有风,肯定是个好天气,适合晒东西。相反就不适合了。她们的那个年代没有手机,没有电视,没有天气预报,靠的是老祖宗留下的一些看天吃饭的本领,早起看天已成一种习惯,而阿嬷更是个中好手。她不但会看天赶路,女人们的手工细活,更会男人们下田上山的体力活,她就是那个时代的女强人代表,带的了孩子,踩的了高跷,唱的了“四句诗”,讲的了各种道理,句句更是押韵上口。小时候,没少听她哼唱英台山伯的故事,更没少听她讲英台山伯还有种种精灵鬼怪。天色渐明,我该吃早饭了,阿嬷又忙活起来,一天的事情才刚刚开始,每天家里总有一堆零零碎碎的事等着她。吃过饭,带着妈妈给我准备的一星期要吃的菜和米,(家里离学校远,我是住校的,要带米去蒸饭)。妈妈把我送到大路口,邻居家的小孩周日的时候已经回校了,所以就我一个人走了,边走边回头叫妈妈回家去。

  山村的早晨,路两旁的小草总会有露水,小心的走过,却难免被打湿了裤腿。因为上学的早,上初一时上学期我才十一岁,胆子小的很,路是小路,不大的山坡中却有不少的坟头,听多了阿嬷的的鬼怪故事,下山,我几乎都是用小跑的。一口气跑下去,总会习惯的回头看看山坡顶那看不见的家,每回都会有惊喜。就像今天,因为是早春,每一座山上都会有雾,或浓或淡,或冉冉而上,或久久徘徊,对面三座矮山更像是阿嬷和妈妈做的馒头刚出笼的样子,热气腾腾的,天幕又是是水洗的蓝。白雾青山相互衬托着底布的蓝,美的我心思荡漾。山林里更是热闹的不像话,各种小鸟吱吱喳喳的,像是在开晨会,我离的好远都听的见,山脚下的人家,鸡鸭欢快的出笼,往屋外的小溪里去扑腾,牛儿在屋舍边的田垅里悠闲的散着步,更有放心不下的庄稼人一早就往田里看作物,这一切就像是一幅画一样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。沿路是大路,没有硬化,也还是土路,偶有手扶拖拉机慢悠悠的经过,尘土飞扬,却也影响不了我雀跃的心情。

  时间不早,一路哼着歌往学校赶,远远的听见,教室里传来的朗朗的读书声,一天的学习又开始了。
      (楚汉文学屋网cu-expo.com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!)

赞助商链接